当前位置:潇湘pc蛋蛋>古言>冷王的穿越痞妃

第十九章 戏院中的假男人

书名:冷王的穿越痞妃|作者:丁东青|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9-05-12 08:21:57|字数:2733字

  风青在街上毫无目的东游西荡,照旧看到首饰铺和典当铺就进去问一问,看一看。

  当然还是一如往昔丝毫没有发现跟挂件有关的消息。

  在逛到一家卖梳妆用物的铺子时,风青看见几把鸡翅木雕花的梳子特别精致,就走近看了看,在摊主的极力推销下最后花钱买了一把刻有桃花花样的木梳和一面小镜子,刚付完钱风青又看见铺子的角落里摆着几副假胡子,觉得有趣又花了二十个钱挑了对八字胡,在铺子前就着新买的镜子贴好,完事继续沿街瞎逛。

  走走停停来到了花满楼前,听见里面传来的锣鼓声和叫好声,风青想着反正天还早,就去看场戏吧。

  交了门钱进入楼内,台下堂前只剩了几个靠边的位置,风青找了个相对靠前的坐位,要了一碟瓜子和一壶茶。

  台上青衣咿咿呀呀地唱,台下观众嗷嗷地叫好,风青没觉得有多好看,但是被四周热烈高涨的气氛所感染,也跟着鼓掌叫好。

  陈云靖刚从太子府出来,就被王齐珂一把抓住,“哎呦喂,你总算出来了,走走走,陪我看戏去。”

  “你为何在此处?来了又为何不进去……”陈云靖问了一半又想起王齐珂这货如今怕太子怕的要死,便也住了口。

  王齐珂撇撇嘴,“我不是去了你府上,李公公说你来太子府了,我就过来了,本以为你很快就会出来,没想到这一等,等了这么久。”

  皇后出至王家,所以王齐珂与陈云宣、陈云靖是表亲,皇后在世时他常常进宫。

  王齐珂从小就吊儿郎当,滑不溜鳅,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太子表哥陈云宣。一开始王齐珂还经常去招惹招惹陈云宣,只是次次都是信心满满的去,灰头土脸的回,在陈云宣面前王齐珂就是那只孙猴子。

  比嘴上功夫,陈云宣三两句就能说的他哑口无言。

  动手?陈云宣虽然看着斯文,但每次被揍的鼻青脸肿的那个肯定是王齐珂。

  论耍小聪明,偷奸耍滑?每次不是白费心机,就是自食恶果。所以后来王齐珂见了太子就像老鼠见了猫,躲都来不及,再也不敢去招惹他了。想来想去还是陈云靖好,虽然话不多,人又闷,但不欺负人,不是吗?

  陈云靖本不想去,但看在王齐珂等了他这么长时间的份上,还是跟他去了花满楼。

  王齐珂是妓院、戏楼的常客,两人一到立马有小厮上前迎到了楼上的雅间,俸上瓜果茶点。

  王齐珂和陈云靖到的时候台上正在演一场两人对打的武戏,打斗的场面高昂激励,台下观众的掌声叫好声阵阵不绝。

  王齐珂也跟着鼓掌叫好,不经意间眼尾的视线扫到台下观众席上那名只有一半胡子的年轻男子,再仔细一看,这不是丞相府的小姐吗?

  王齐珂推推陈云靖胳膊,“哎,你看那是不是赵皖宏的妹妹?”

  陈云靖依着王齐珂所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见风青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贴着只剩一半的假胡子,看戏正看得津津有味。

  “是”。

  王齐珂挑眉对旁边的小厮指着手道,“去,把那边那个只有一半胡子的假男人叫到这儿来。”

  小厮点着头“咚咚咚”的跑下楼去,王齐珂在楼上看见小厮跑到风青身边低着头叽里咕噜的说一通,风青抬头看过来。

  王齐珂使劲地对她摆手,却只见那女人只淡淡的瞟了他一眼未作理会,而是对坐在他旁边的陈云靖远远的抱拳拱了拱手。

  陈云靖对她做了个食指摸胡子的动作。只见那女人看着陈云靖的动作先是不明所以,继而了然,伸出食指摸了摸嘴角上方,然后低头寻找,随后在凳角旁捡起一片假胡子吹了吹上面的灰,抹了点茶水又慢斯条理地贴回嘴角上方。做完这一切后还从袖子里摸出面小镜子旁若无人的左右照了照,似乎挺满意,收好镜子,继续看戏。

  小厮似乎又说了什么,风青摇摇头,小厮一脸无奈的跑回雅间回,“王爷,小侯爷那位公子……小姐……说她坐那儿挺好。”

  “这个女人!去,再去!就跟就跟那个女人说,如果他不上来,我就把她逛戏院的事情告诉他爹和他哥。”

  小厮听了这话又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陈云靖,转身又噔噔噔地跑回风青身边,将王珂刚才所说的那番话转述了一遍。

  风青恨恨的说道,“这个狐狸精,死八婆,真要事情!”

  小厮低头盯着鞋尖,权当什么都没听见。

  风青无奈起身与小厮一道上楼,到了雅间一屁股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狠狠的瞪了王齐珂一眼。

  小厮添上干净的茶具倒满茶,风青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果然是包厢待遇就是不一样,茶也比前堂的要好。”

  王齐珂一脸自傲“那是,也不看看本公子是谁啊!”

  “嘁!”风青嗤之以鼻。

  陈云靖看着风青问道,“腿上的伤口可还疼?”

  “早就不疼了,唉,你还别说,你的金创药还挺好用,这么好的伤药还是还给你吧,你上战场的时候难免会受伤,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风青边说着话边从衣兜中取药瓶递还给陈云靖,陈云靖推回,“不用,我还有。”

  王齐珂一脸八卦地问道。“赵婉青你受伤啦?怎么受伤的?伤在哪里?”说完又用一种更八卦的神情问陈云靖,“哎,她受伤你怎么会知道?”

  风青斜了他一眼,“就不告诉你。”

  陈云靖也当没听到自顾自的喝茶。

  既然问不出什么王齐珂也不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凑过脸来一副笑眯眯欠揍的模样看着风青说道,“赵婉青,你胆儿挺肥呀!还敢偷溜出来逛戏院,就不怕你那古板的老爹和哥哥揍你?”

  风青用一根手指推开王珂的脸,一脸鄙夷的说道,“死狐狸精,你能不能爷们一点,别一天到晚像个娘们似的,就喜欢揪别人的小辫子!”

  王齐珂气恼地跳起来,“你这个女人跟你说不许再这么叫我,怎么还叫?”

  风青看王齐珂似乎真恼了,缓和了态度,“好不叫不叫,你消消气,那你也不能一天到晚告状告状的。”

  “行,以后我不提告状之事,你也不许叫我那个了。”

  “好。”

  两人总算是达成了共识。

  王齐珂这人气性来的快,去得也快,转眼又恢复笑嘻嘻的模样,跟风青介绍台上的青衣如何如何,花旦如何如何,白脸小生又怎么样怎么样,还有那个武生又怎样的一毛不拔以及这个戏班的帮主又与哪个是相好……,整就一个八卦通啊!

  整个雅间里只听到王齐珂唧唧呱呱的说话声,风青偶尔插两句或飞个白眼。陈云靖除了抬手替风青添了几次茶水,整个过程就只有“嗯嗯啊”几个音符。

  眼看时间不早了,风青站起来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要先走了,你们继续看吧。”

  陈云靖随之也起身道,“我与你一道走。”

  “哎,这不还没完呢,你们急着走什么呀!”王齐珂喊道。

  “我要回去晚了被我那丞相爹爹发现可就惨了,你一个人在这儿慢慢欣赏吧!”

  “哎,真都走了……”王齐珂无聊塌肩。

  风青与陈云靖一道向着丞相府后面的小巷慢慢往回走。

  一路上风青又问了陈云靖一些关于这个时代军士的一些问题:比如几岁参军啊?士兵每个月的月钱是多少啊?受了伤有什么补贴啊?或者不幸牺牲了对家属有什么样的补偿……等等。

  陈云靖都一一做了解答。

  转眼间到了丞相府后面小巷的墙角下,“我回去了,再见。”风青说完抓着绳梯“噌噌噌”地就爬到了墙头,收起这边的绳梯,翻下墙头前又对陈云靖摆摆手道,“再见。”

  陈云靖点头,“小心。”

  他一直站在墙头下,听着那边传来风青跳到地上的声音以及隐约的说话声:“小姐,你总算回来了,赶快洗漱换衣服,一会儿夫人就要来喊你吃饭……”

  随着说话声和脚步声逐渐远去,最后完全消失,陈云靖才骑上马往王府方向而去。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 腹黑毒女神医相公

    墨十泗 / 著

    冬暖故坐着黑道第一家族的第一把交椅,没想过她会死在她只手撑起的势力中。也罢,前世过得...

  • 宠后多娇:昏君养成守则

    pc蛋蛋木羽年華 / 著

    上一世,苏婉容忍气吞声了一辈子,最后只落得被妾室赶出王府,死于冰冷脏污积雪中的凄惨下...

  • 名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pc蛋蛋月初姣姣 / 著

    【毒舌傲慢女医生vs流氓腹黑男军痞,宠文无虐,大家放心跳坑】临城最神秘低调燕公子,某。。。

  • 慕川向晚

    姒锦 / 著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